✧⁺⸜(●˙▾˙●)⸝⁺✧

(๑‾ ꇴ ‾๑)

【全职高手】《霸图荣耀韩文清》(角色分析感想文)

忽生:

超级棒的一篇分析
韩文清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而不是一个标签上面写着“钱包脸”


韩十四:



提起韩文清就是钱包脸,提起钱包脸就是韩文清。凶巴巴的大男人形象确实已经深入人心,我今天写这篇文章也不是想推翻这一认知,毕竟这是事实,但是韩文清作为一个塑造地还算丰满、作者着墨也不少的角色,我想他有这个资格让我们将他作为一个“人”来看。既然是个人,那将他标签化随便分类就有些不妥了。因为我想大家也不大高兴被分类,顶多愿意被归为人类。 




首先,对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他的外表。关于这点,他似乎没什么好说的,原作里说来说去也无非“面容冷峻”“犯罪”以及周边报纸的“黑社会”,归结起来就是一个字:凶。




这个人长的太凶了,凶到夜度寒潭一个大男人毫不避讳的表示走夜路遇见他会主动给钱包,连叫喊的权利都放弃了。韩文清性格比较暴躁,却也不是一块冷冰冰的硬石头。他也有他温暖平和的一面:




【付超这还思考着呢,这边的职业大神却都在面面相觑,个个都是不明状况的表情,最后还是韩文清哭笑不得地扫了所有人一眼:“人喊着留着门而已,你们都干嘛?”说完他自己倒是先进门了。】




但不管怎样,一个人长相凶恶按理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情,韩文清可以选择做出一定的改变来调和一下这无法改变的先天特征,比如经常面带笑容,或者多说一些话之类的。但是他没有,他还配合这一外貌特征选择了一个更加拒人于门外的行为。




话少。




当然,韩文清的话少是不能和联盟的脸相提并论的。如果说周泽楷的寡言少语是现象级别的话,韩文清的话少就只是相对于一般人而已。




不常说话,说出的话也不多。




   




 【“笑话,职业水准跑去打网游?”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就输给这样的对手?”




       “即使是这样,你们输得也太难看了吧?”




       “毫无疑问,喻文州。他素质全面,虽然手速不行,但是用这个多面手的职业来策应全队,应该足够了。”】




以上的例子算是长的了,而且全都是和张新杰,也就是队友的讨论。更多的时候,都是“出去!”“幼稚!”“我等你回来。”“不是叶秋是谁?”这类的短句。而他面对媒体的时候,除了一些必要的应付,大多都是口号式的宣言,比如“一如既往。”(“对于接下来的一年,霸图,还有霸图的选手们有什么计划和打算吗?”有记者问道。“一如既往。”结果韩文清却是极尽简略的回答了。)除此之外就不爱说什么了。这点从张新杰对他的补足也可以看出来:




    【“非常意外。”韩文清答道。




      就四个字?记者显然都非常不满意。




     “能不能多说几句?”有人提要求。




     “兴欣在团队赛中的这种安排,确实前所未见,超乎想象,我们完全疏忽了。”多说了几句的是霸图的副队长张新杰。】




其实,关于韩文清的话少,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讨论。




如果说周泽楷话少是因为内向腼腆,那么韩文清就是不爱说话,他是很明显的实干派,多说无益,说话不如直接肛的感觉。这是个人理念和性格。另一方面,也有一个潜在的原因就是…他其实不怎么会说话。




纵观全文,他令人记忆深刻的嘲讽只有一次,对在全明星赛事上挑战他的孙翔:




      【“呵呵。”韩文清笑了一下,“小朋友们现在就想要改朝换代,还嫩点。”】




就这一句,还是对嘴上功夫实在是不怎么厉害的孙翔。




其他时候呢,第二赛季孙哲平在团队赛最后双花vs大漠孤烟的情况下对他说“击败您,就像击败叶秋一样不容易。”




对此,韩文清是这样回他的,“我败了?”




我感觉他是有点懵逼的。




还有之后对叶修的时候,原作描写更加清楚明白。




      【“让这家伙就这样得意洋洋地走掉好吗?”张佳乐气道,对于霸图没人反驳叶修的垃圾话分外不爽。




      “嘴炮有用的话,还要比赛干嘛?”韩文清说。




      “其实是嘴炮不过吧?”林敬言挺诚恳地表示。




      半晌的沉默。




      “妈的。”韩文清都无奈地骂了一句。】




根本说不过人家。说实话,我觉得还好韩文清资历老长得还凶,第一赛季就参赛的拳皇,前辈的名字摆在那,大多小辈儿都不会选择和他开垃圾话,真开了韩队还真不一定说得过这些小辈。你看他在职业赛场摸爬滚打十年,也就是从“我败了?”到“小朋友想改朝换代还嫩”,嘴上功夫的成长聊胜于无。和同世代叶修魏琛的神级垃圾话修为一对比,相形见绌。




而从这里其实也可以引出他身上的第二个特质,这个人很正,很直,简单,某种意义上说,非常的纯。




他太过于坚持自己的目标,有些事情在他看来是很理所当然的。比如胜不骄败不馁,比如不到最后一刻不放弃,永不退缩,这是他的性格,他的理念。在他看来,他做到了是理所当然,他做不到才是不应该的事。




但是我想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做不到是正常的、可以谅解的事。做到了,那是付出了努力,是值得自我认可的一件事。可在韩文清这里他省掉了中间自我认可的部分,他直接将“做到”等于“正常”等于“应该”,这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气和自信的事,这就造成了他与正常平庸思想的脱节,好的意义上的脱节。




他的这点脱节造就了他的成功,也让他远离了一些绕肠子的花花绿绿,他专注于眼前的事,专注于胜利,坚信自己一如既往的直面方式。而这种想法也会导致他很多时候的强硬直接,不愿意哪怕是必要的圆滑。他是个正常人,他拥有健全的社会认知,他融入了这个社会,但他不会被社会改变。




某种意义上来说,韩文清是一个非常理想主义的人,他沉稳但是不成熟,他把握不好外圆内方的度,他要跟从自己的内心,顽固的坚持自己的价值理念,他要做永远的剑锋。这一特质助他登上神位,却也限制了他之后的比赛。全书对于韩文清的动态形象描写也是着重于此,讲他的改变。




成长是年轻人的特权,韩文清“老而弥坚”,能做的只有改变。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原著能体现这一点的描写




    韩文清却好像不知道一样,依然未做停顿地勇猛直冲。宛如这数年来他的风格:霸气外露,无所畏惧。但是,他正对着的那块落脚石,终究是和他差了两个身位,就此划身而过。韩文清愤怒地砸了一下键盘。







    叶修:“不过,是时候该慢下来了,你自己应该也已经感觉得到。”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韩文清说。







    韩文清在做的改变,显然是实打实地在创新。而且这样听来,韩文清的创新也还只是在初级阶段,否则真要打出一个新鲜的技能组合或是连招套路什么的,那不用职业选手,很多老玩家可能都能看得出来。现在这程度,除了叶修,魏琛真不知道职业圈里还有多少人能看出来。刚刚结束的赛后记者招待会上,和韩文清刚刚交过手的烟雨选手不就丝毫没有提到这种变化吗?这说明韩文清目前的改变还只是在改,还没真变出来呢!







    但是韩文清居然打得如此狡猾,这一下被骗的绝不只江波涛一个人,多少人都在为大漠孤烟这一下声东击西感到诧异。这可不是霸图这位王者一直以来的风格。







    他可是战队队长,霸图这支队伍的灵魂人物,目前还没有哪支战队这级别的人物,是在如此稳定的轮换名单中,偶而休息一场都很罕见。而现在,这种事却发生在了韩文清身上了,那个一往无前,永不知退缩的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是在改变,在他职业生涯的暮年,为了那个目标,他在调整自己,这从这赛季的常规赛中其实就已经能看出不少。




    退让不是妥协,更不是屈服。




    退让是一种智慧,一种韩文清以前也明白,却不愿意选择的智慧。但是这一次,他做出来了。而现在,还仅仅是一个出场安排而已,在比赛中,会选择退让的韩文清,又会带来怎样的表现?







    他改变了,但事实上并不是真的开始退让或是怎样,他只是更加珍惜使用自己的冲劲和锐气,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反复进行高水平的爆发了




无需赘言,将原著的这些字眼单独提出,韩队的改变一览无遗。这改变是被岁月逼迫的结果,这改变同样也是他十年经验的见证。韩文清不是只会向前冲的毛小子,他是在职业赛场上闯荡十年的老手,是闯荡十年也能保持绝对冲劲的大将。如原著所说,韩文清改变了,他退让了,但这退让是有限的,是不可能彻底的,是不涉及一贯根本的退让。




    




  【只不过,今天的二队却有韩文清,任何时候,这位老兄却都是不会退缩的……“老韩这家伙,拼得真是…”喻文州又是嘀咕了一次。这次韩文清硬是拼到了最后一刻,这要不是一队最后也连忙端正了一下态度,搞不好真被这家伙给发飙吃掉了。】(全明星赛)




   




  【但是,他可不会有丝毫放松。别说只是一个有些像张新杰的选手了,这就是张新杰真的转会去了别队,此时在这样的局面下和他相遇,他也绝对会全力以赴,在他看来,这就是最大的尊重了。




追!




继续追!




又一次回复了张新杰的问询后,韩文清没有动摇心神,没有因为迟迟没有拿下一个新秀而感到窘迫,他全身心地投入,只关心一件事,怎么样追到眼前的小手冰凉。】




如果19岁的韩文清满腔热血、锐不可当,可以说这是年轻人的锋芒,是他们的权利。




可29的韩文清依然永不退缩永不放水,平等地尊重每一场比赛,尊重赛场上的对手…我想这不仅仅是锐不可当的问题了。这不是一时的锋芒,这是“顽固”,是坚持,是他的一如既往。




大漠孤烟韩文清,一如既往。




树直易折,人直常败。韩文清也是。十年职业赛,他只赢过一次。但他是失败的吗?我想没几个人会这样认为。韩文清很成功,几乎说得上是名利双收。他是荣耀第一拳法家,当之无愧的拳皇,他三年薪水三千万,曾经的荣耀第一。




韩文清的魅力究竟在哪里?这样一个动不动骂人的凶巴巴老男人哪里好了?每个韩队粉都有各自的理由,我的理由很简单。




因为他是霸图的最好的队长,是霸图的荣耀。




他用他的一如既往、用他的直来直去撑起了霸图的理念。太过个性的人其实不太适合团队合作,但韩文清不是。因为他是队长,而且是个全天下难求的好队长。




如原著所说,受霸图战队自身气质的影响,霸图粉是最具“浪漫”色彩的群体了(其实从这里可以看出来选手与粉丝的冲突,选手最想要的是冠军,但是粉丝却不一定只能靠冠军来喂养,他们有自己的口味。)但无论怎样,韩文清得到的信任与爱戴简直快要突破天际了:




    【“开什么玩笑!”有霸图粉丝在论坛上如是说道,“不要忘了我们队长是谁!那是一个连续三年失败也不会感到任何灰心,然后在第四年一脚把嘉世从连冠宝座上轰下来的人。只要有韩队在,我们霸图永远不可能搞成嘉世那副烂样!”】




【霸图粉丝眼中所流露出的,也不是什么必胜的信念。韩文清带给他们的,是一股坚定的信心。他们无比坚信,只要有这个人在,他们即使输,也不会输掉斗志和信心。只要有这个人在,他们就永远都只会输人,不会输阵!……不惧失败,永攀高峰,霸图就是在这个男人的率领下,走过了这十年。现在,他率领着霸图,再一次向那高峰攀登,他再一次站到了场上。】




    【霸图的比赛席这边,韩文清从里走了出来,霸图粉丝气愤的喧闹,突然小了起来。他们心疼他们的队长。……所有人都在望着韩文清,走出比赛席,然后朝赛台下走来的韩文清。他的身子依旧笔直,步伐坚定而有力,一边走着,一边向着观众席的霸图铁粉区挥了挥手,而后是向全场的观众,一如他每次结束比赛时那样。他们的队长,果然是不可能被任何挫折击倒,哪怕是这样丧心病狂的意外反转,一瞬间,现场又喧闹起来了,掌声!……挥手不停,掌声不息,就这样伴着韩文清。一直将他送回了霸图的选手席。】




而霸图的成员对韩文清的态度是:




【霸图战队喜欢这种一往无前的站位阵形,而韩文清永远是他们的箭头人物。此时一上来,就已经用出了他们惯用的手法。神枪手和剑客两位站在箭尾,心潮澎湃。】




    【“那时候,跟在队长身后战斗的日子真是爽快……”周光义则想起了还在霸图时,追随在韩文清的大漠孤烟身边战斗的时光。】




    【或许硬吃了这记气贯长虹。才是最明智的,至少形势的完整是可以保持的……不少职业选手如此想着的时候,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却是一步横跨,坚决果断地避过了这记气贯长虹。身后,冷暗雷,横跨。再身后,石不转,横跨。再再身后,长河落日,横跨。最后,百花缭乱,也是横跨。霸图的频道里一片干净,但是全队五位选手,五个角色,却是一样的节奏,一样的步伐,横跨,一步接着一步地,将气贯长虹甩在了身边!这是一种无声的信赖,信赖队伍的最前方,他们的队长韩文清的举动,信赖他这一步横跨绝无不是毫无意义的。】




一个得到了队友以及粉丝的无条件信任的男人,一个用一己之力撑起了霸图理念的男人。毫不夸张的说,霸图因为韩文清所以是霸图,韩文清的理念就是这个队伍的理念。韩文清是不容置喙的霸图核心,但他从不是独裁:




    【韩文清的攻击也不是一味地只图自己痛快,他也会呼应支援策应让攻势更加完美。】




    【蒋游出现,让大家都很是意外,连队长韩文清都脸带诧异神色地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威严不代表目中无人,对同事关系的尊重)




    【韩文清开骂是在有了错以后,占着理了才会开骂。但学来的这些家伙。似乎只是酷爱韩文清的那种暴躁。他们是有不顺心,有不爽,有需要泻火的时候就会找理由开骂。众人都是有点经验的,此时可不想去当这个出气枕头。】(性格暴躁,但绝不会无缘无故发脾气。)




而把这点体现的最淋漓尽致的,就是张新杰的存在。这个黄金一代的最佳新人横空出世,辅佐韩文清一举击败嘉王朝登上荣耀王座。从此之后,霸图实际上就进入了双指挥模式。




   【两个指挥,这本是团队战中的大忌。但是在霸图却存在得很和谐。不得不说韩文清和张新杰也是很有默契的一对组合。他们会根据情况的不同来切换指挥者,互相补充。两人的命令,队员都得执行。遇到冲突的命令怎么办?很遗憾,这样的事至今还没有发生过。】




霸图双指挥的和谐,两个人都功不可没。韩文清和张新杰都是很有分寸,实事求是,非常理智的人。他们都不会因为私心/面子这种东西而做任何决断,他们下的命令都是为这个团队好。也就是说,两个人的目的是一样的,无私的,希望霸图好。为此,韩文清愿意与张新杰共享队伍指挥权,张新杰也心甘情愿的站在韩文清身后辅佐他。要知道,四大战术师,或者加上无名的第五人(?王杰希,只有张新杰是副队长。而且他还副得心甘情愿,别人叫他张队,他都要一板一眼的更正,“是副队才对。”这是他的严谨,也是他对韩文清的尊重。




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可以作进一步讨论:




    【韩文清回过头来,张新杰却是一言未发。这个场面,他巳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这样的失败,张新杰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韩文清在抗争,就像他明知那一块落脚石已经无法跳上,却还是执着地选择了那一跳一样,那是他心中的不甘。对此,张新杰真的是连一点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更何况,韩文请这样的人也不需要任何安慰。被张新杰撞到他的失败,韩文清甚至都未做任何解释,只是转过了身而已。】




张新杰在韩文清做训练的时候站在他身后,韩文清习以为常。韩文清被撞见失败(而且还不是第一次,但却露出任何的不满。韩文清相当的信任张新杰,在张的面前,他几乎没有任何戒心,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韩文清相当的满意张新杰,要知道,他可是对方士谦大大说出“还嫩”的人。




 【“这样一件武器,照理不应该随便出现在一个普通玩家手里。”张新杰说。




“而且还是新区。”韩文清说。




“蒋游和我讨论过,他有怀疑这是某个俱乐部的人在测试银武。但后来从君莫笑的游戏状态上来看,又觉得不太像。”张新杰说。




“那你觉得呢?”韩文清问道。




“我认为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接触来摸清底细。”张新杰说。




“其实你心里早有定论的吧?”韩文清说道。张新杰不语。




“这个武器,摆明了就是为散人所创。但是,散人拥有这样一件武器,只是解决了一半的问题。一个强力的角色,除了角色本身,更需要角色身后的操纵者。”韩文清说,“目前的联盟里,有谁最适合做散人这样的多面手呢?”




“呃……”




“毫无疑问,喻文州。他素质全面,虽然手速不行,但是用这个多面手的职业来策应全队,应该足够了。”韩文清说。




“啊?”张新杰稍意外了一下,但很快细想一下,又觉得这个推断也是合情合理的。流木那个剑客,实在太像黄少天了,如果和他一起的是喻文州的话再正常不过,来测试银武什么的,也可以是蓝雨俱乐部的目的,但是……




“但是从公会那边的情报来看,君莫笑的在线时间相当长,而且不像是代打的样子。无论是喻文州,还是联盟里的任何一个人,实在不像是有这么多的时间。其实……还有一个人……”张新杰几乎忍不住要把自己未够肯定的推断说出来了。




“你是说叶秋?”韩文清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冷笑了一下:“他已经滚蛋了,还出现干什么?”】




   【“为什么呢?”张新杰搞不懂这个问题,“看他今天的所作所为,摆明了就是想输。”




“这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输,只能说明输对他更有利。”韩文清说。




“也或者是他认识到根本就不可能赢?”张新杰说。




“那样的话,他不需要答应这场比赛。”韩文清说。




“所以说,早在答应那时起,他就已经决定要输了这一场。”张新杰说。




“输了,他不会再碰霸气雄图的记录,反过来说,霸气雄图也不再和他为难。或许这就是他想要的。”韩文清说。




“这样他得到了什么?”张新杰有些不解。




“时间。”韩文清淡淡地道。




张新杰怔了怔,依稀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不会以为那个家伙是真的投身到网游业了吧?”韩文清说。




“啊!”




“或许再过一年,我们就又会在正式的赛场上见到他了。”韩文清说着,忽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跟着,握紧了拳头。】




以上两个例子则可以看出韩文清对张新杰的补足,尤其是在面对叶修这一难题时。霸图双指挥,十年劲敌惺惺相惜,韩文清偏重叶修。战术大师纵观全局,张新杰更在意叶修与苏沐橙这一组合。




    【“如何?”霸图战队这边,韩文清一直只是默默地看着,直到此时两边停手,这才问了一下副队长张新杰的意见。




“才过去两分钟。”张新杰说道,“表现可以说比随便一个新人都要差一些。”




“对手的原因应该考虑。”韩文清说。




“嗯……而且,这边没有禁语音。”张新杰说。】




两个人的讨论基本上就可以用你一句我一句来概括,而且,激不出任何的矛盾火花,平和到极致。




 【“非常意外。”韩文清答道。




    就四个字?记者显然都非常不满意。




    “能不能多说几句?”有人提要求。




    “兴欣在团队赛中的这种安排,确实前所未见,超乎想象,我们完全疏忽了。”多说了几句的是霸图的副队长张新杰。……“我想不会。”张新杰说话的口气,总是那么言之确切。“这样大规模而又准确的计划,我认为肯定需要大量的赛前准备。接下来一场,是我们霸图的主场。”




    “两场。”这次是韩文清在旁补充了一句。




    张新杰笑了笑。韩文清说两场,那等同是宣布了下一场是霸图胜利,这当然也是张新杰也期望的,但显然他不会在未确实的情况下发出这样的言论,而且,他还要纠正韩文清这样说法中的漏洞。




    “接下来一场是我们霸图的主场,倘若获得胜利……”】




这里可以看出来张新杰对韩文清的补足。最后的一二论也可以看出两人个性的小差异,韩队霸气,副队严谨,一个提升士气,一个留下后路,参差互异才能慢慢地铸造完美。霸图一如既往的风气是韩文清开创的,但原作也提出来了,最能体现这一理念的,或许不是韩文清,而是张新杰:




    【都说韩文清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但是说实话,霸图一如既往不会改变风格的,其实是张新杰才对吧?让这人改变他的习惯,恐怕会比杀了他更难……】




    【但是偏偏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霸图的张新杰做出了指示:“我们上。”




      “啊?”张佳乐略惊讶。如果说这个指示是韩文清下达的,他也就不意外了。不去思考什么圈套什么陷阱,直接用力量去打碎,那是这位队长干得出的。但是张新杰的话,总是事无巨细都要去考虑,这种未知,他居然让大家直接以身涉险?




      “冲上去,看清楚,我来治疗。”张新杰进一步说明。




       字不多,但一股霸气和豪迈却完全流露出来了。这不是表现在攻击端的豪迈和霸气,而是来自于治疗,张新杰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尽管冲上去看,我会保护好你们的生命。




      靠力量来碾压,但依赖的不是攻击端,而是治疗端,霸气却又不失谨慎,霸图和张新杰的风格,全都都没有丢。




      “明白!我们上!”张佳乐的百花缭乱立即冲出,这种试探性的攻击,依靠远程完成的话安全性会更有保证。




      “英奇保护治疗。”韩文清这时也丢下了一句指示,大漠孤烟冲上,林敬言的冷暗雷冲上,宋奇英领命,长河落日寸步不离地保持在了石不转的身边。




      霸图战队终于冲上了,却非攻击,而是以一种防守姿态。】




这一段落能归结出两点,第一,张新杰绝对是韩文清口中的真正适合霸图风格的治疗(《巅峰荣耀》第二赛季)。第二,指挥方面,两人的平衡与默契。张新杰表示这个时候你们不要怂就是干,韩文清表示你保护我们可以的,不过得先让奇英保护你。




张新杰做出的是韩文清式的决定,霸气,直接。韩文清发出的是张新杰式的指令,严谨,万全。两个人互相影响互相补足,才能成就霸图低失误率的指挥。




探讨完张新杰与韩文清的关系,也应该提提叶修与韩文清的互相影响。和霸图正副队不同的是,原著对这两位之间的微妙磁场描写的相当直观,不用赘言,第十赛季霸图落败后的文字便可以体现的淋漓尽致:




   【结束了……




韩文清望着这个他熟悉的赛场,望着满场无声的观众。




又一个赛季结束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十个赛季,结束了。




又失败了。




是的,在韩文清的心底,没有拿到冠军那就是失败,虽败犹荣这句话,他一点也不喜欢。




而这一次给他划下失败休止符的家伙——叶修,又是叶修,或者这之前的时候,这家伙还叫叶秋。




名字为什么要改这种事韩文清一点也不关心,无论改成什么,他都能在场上第一时间认出这个家伙,这个十年生涯中,给自己留下最多记忆的家伙。从头到尾,悲喜交加。




而这次。第四次,第四次在季后赛中叶修给他和他的霸图种下苦果。但是在结束后,韩文清对叶修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恭喜。”




恭喜,恭喜胜利。自己的悲伤,却是对方的欢笑,职业竞技就是这么残酷。




“谢谢。”叶修答道,两只手握在一起。




无声的现场,忽然响起了掌声。经久不息的掌声。这实在是一对令人值得尊敬的对手,十年荣耀,他们始终坚持如一,无论面对什么样的磨难,他们追逐冠军的心都从来没有低落过。




可是两人之中最终却总是只能留下一个,这真是让人无比神伤的一件事。




霸图粉丝是讨厌甚至痛恨叶修的,可是在一刻。他们竟然也都情不自禁地期待:如果叶修和韩文清是在同一队,如果他们可以共同捧起那个奖杯,而不是总在撕杀,那会有多好?




但是这两人却没有这样的惆怅。




多少场外媒体此时死盯着这二人的画面,多么希望这两位再来点更加让人感动的互动,但是。没有。




祝福,感谢,分别。




别说拥抱什么的了,两人那握在一起的手都没有停留太久便已经分外,而后就已经各自转身。各自向着自己接下来的目标走去了……】




    “又失败了。”




我几乎可以想象韩队他颓在靠椅上,双手无力的垂下,仰着头看天花板的疲惫模样。事实上,在我阅读《全职高手》的过程中,韩文清是我最心疼的人,他纯粹的执着于胜利,他一次次的向前冲,头破血流。他做出了改变,他像岁月低下了骄傲的头颅,可结果却依然是失败。




   【他本是霸图当中最清楚形势,第一时间可以做出反应的。但是因为距离,因为他是个拳法家,他在那时所能做的,竟然只是打字……打字!!!!!】




那份沉重的愤恨,我一度无法消化。甚至当我知道韩文清他拒绝了国家队的邀请的时候,我很不理解,我抓心挠肺的难受,去了就有可能夺冠,你为什么不去!如果中国队赢到最后,他们都是世界冠军,而你,你是什么!




    【“韩队拒绝了邀请。”张新杰平静地说道。




 “为什么?”方锐脱口问道。




 “他说他精力有限。只想专注于霸图。”张新杰说。




 垃圾话顺口就来的方锐。这一次也一个字都没说出来,电梯间里瞬间就沉默了。韩文清于霸图,真称得上是十年如一日。叶修已经悄然离去,他却还在为霸图奋斗。甚至不惜为此放弃在更高的舞台展示自己的机会。这种取舍。真的也是很值得敬佩的。




   “了不起。”方锐重重地说了一句。张新杰点了点头,三人都没有再说什么,沉默着让电梯将他们载到了楼层。出去,会议室。】




了不起?有什么了不起的!岁月就把你逼成了这个样子吗,只是一个赛季的离开,霸图没了你不能活吗!




曾经的我,是这样的认为的。但现在我改观了,因为我明白了那句话。




“第四次,第四次在季后赛中叶修给他和他的霸图种下苦果。”




他的霸图。




韩文清的霸图。




【韩文清,只能是韩文清,必须是韩文清。




他可以做出适当的退让,但如果在关键的季后赛里,他甚至干脆没在擂台赛里出场。那么霸图粉们一定会非常失望。霸图的选手们可能也会非常不安。




十年队长,十年支柱。




若论对战队的影响力,韩文清绝对是首屈一指。哪怕是他的宿敌叶修,在嘉世最后却也有一个并不让人愉快的结局。后起的选手中。王杰希或许是最接近他的一个。他在微草战队的影响力也是如日中天。但是比起韩文清。他却还是要逊上一筹。




韩文清是用自己的个人精神和魅力影响着整支队伍,霸图如今这种风格,不得不说就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的核心和队长就是一个这种风格的选手。由此形成并延续至今。




但是王杰希于微草呢?他是改变了自己的风格,融入队伍,最终和队伍一起取得了两次冠军。论成绩,他两次冠军确实比一次冠军的韩文清更出色,但论对队伍的影响,他明显还是比不了韩文清。




而现在,这位十年队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知道第多少次,要为霸图守好那最关键的一关。




远道而来的霸图铁粉们,像是突然被点燃了似的,狂呼起来。韩文清也没有对粉丝们的期待有所谦让,向着客队粉丝的客台,伸直了胳膊,伸出了拳头。




呼声更盛,这时宋奇英也已经走下台,正走到韩文清身前。




韩文清的拳头随即低了下来,朝他挥了过来。宋奇英立即会意,立即也伸直了胳膊。




对拳!




“队长加油!”宋奇英大声说着。




“嗯。”韩文清点了点头,迈步朝着场上走去。】




霸图第六赛季离开了一个人,拳法家选手贾世明,他是被霸图准备培养的接班人。他离开的那年,韩文清25岁。25岁,魏琛早已退役。可韩文清没有,他还硬生生的坚持到了29岁,而且公开表示,还要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




如果说25岁的韩文清不肯离开是他年龄的弊端还未显现(第八赛季才出现明显硬伤)而且他不想离开,他舍不得赛场与荣耀的话,那么29岁韩文清的苦苦坚持就只是因为…他是霸图的队长。




宋奇英,大漠孤烟的接班人,小张新杰,双指挥结合体,他是最完美的霸图接班人。韩文清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放心托付他的霸图的人,可对方还嫩,孩子才17岁。




而他已经29岁了。一如既往也一条腿埋进职业选手的棺材里了。他的一分一秒都是那么的珍贵,时间是他最宝贵的东西。如他所言,精力有限。是作为大漠孤烟登上世界赛场,还是作为霸图队长培养新人稳定交接,他只能做一件事。




韩文清选择了后者。




他是霸图最好的队长。他给了霸图他能给的全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甚至是贾世明事件,他可以选择离开,成就一个霸气拳皇的名字,留下一份主动禅位的佳话,但他没有。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比起现在让贾世明上位,他继续留下来才是对霸图更好地选择。证据很简单,最后贾世明始终没有闯出什么大名气。




韩文清可以不要名,别人说他老而弥坚也无所谓,他只要霸图好,他留下来对霸图好,他就留下来。他走,霸图能更好,那我相信他也会走得决绝果断。霸图是他一手缔造的队伍,是他荣耀的心血,是他的荣耀。




“风雨飘摇,十年组合;角色可以永驻,但是选手,总会有离开。可是,在我们霸图,就有一位,是他,将大漠孤烟带入了这个舞台,是他,十年如一日地率领着我们霸图勇往直前。从第一赛季,第二赛季,第三赛季,一直到今天,第十赛季!永远站在这里,站在这个巅峰,这个人,没有之一,他是谁???”




“韩文清!!!”现场观众的声音,几乎像是咆哮。是的,韩文清,能得到如此称誉的荣耀选手,放眼整个联盟,只有韩文清。原本他的老对手叶修可以算是一个的,但是很遗憾,叶修第八赛季中途退役,有了一年半的空白。所以……




只有韩文清,没有之一。




他不仅仅在这片赛季上坚持了十年,更难得的是,十年,他却始终保有顶尖的实力。岁月可以侵蚀他的操作,他的反应,但永远无法退化他的意志,反倒让他愈发的坚韧。这就是韩文清,大漠孤烟十年的操作者,霸图战队十年的队长。




不声不响中,韩文清已经站上了赛台,大漠孤烟的角色投影,就在他的身旁。现场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在期待着,韩文清,这个十年的斗士,能说点什么。




但是,没有!




韩文清谢绝了现场司仪递上来的话筒,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回头看了看他和身旁,那个大漠孤烟的全息投影。




操作了十年的角色,这样真实地站在自己身旁,这是韩文清都很少会有的体验,他就那样一边看着,一边伸出手去,竟然拍了拍那个虚幻投影的肩膀。而后,他举起了这只右手,握紧了拳头,朝着全场所有的观众、选手,不是很用力,却异常坚定地挥舞了一下。




根本不用说什么。




我还站在这里,还能握紧拳头,一切,就已经足够!




现场又是一片热烈的喧闹回应着韩文清的动作。张新杰,在此时也走上台去,迈着他计算好的步伐,准确地走到了韩文清的身旁。




他不是石不转初生代的操作者,但是,却也在韩文清身旁战斗了快七年。选手无法像角色那样始终战斗下去,从这一点上来说,每一位选手都是一位传承者,从遥远的过去,到现在,再到遥远的未来,将他们的精神、意志,包含在角色当中,永远地传递下去。




两位选手,在数万观众的注视下,紧紧地握手,拥抱。




现场一片掌声。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你是我们的荣耀,你是霸图的荣耀。


评论

热度(773)